量子操盘训练系统作者官方博客(在市场中,我们永远都是小学生,必须时刻保持敬畏之心)

但斌:"每天长跑10公里",期待再干50年!

春晓活跃于深港两地的川籍媒体人


但斌:"每天长跑10公里",期待再干50年! 但斌:"每天长跑10公里",期待再干50年! 操盘日记

2017年10月26日,贵州茅台(600519.SH)出第三季业绩,股价冲破600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知名价值投资者但斌今年5月曾经在微博上与看空茅台的投资者对赌,“茅台2018年年底不到600,愿意捐一亿给慈善机构”。

茅台股价飙升,但斌因为此前这番“豪赌”再次被媒体“围观”。

但斌回应说,自己当时打赌只是对“茅台只值50元/股”的说法一时激愤,过度反应,当时对方并未应约,请媒体不要再炒作。

10月30日上午,我和但斌在香港九龙聊天。我们坐在丽思卡尔顿酒店的高层餐厅,窗外是风光迤逦的维多利亚港。穿着休闲鞋、小格子衬衫的但斌只身赴约。他在我对面坐下,已经裂屏的iPhone摆在一旁。

但斌的微信达到了5000名好友的上限。他和我一直通过短信和电话联系。

我们碰头的这个星期一,茅台开盘开在643元。我和但斌的对话便从“茅台到底有没有泡沫”这个话题开始。

“茅台今年准备卖2.68万吨,终极产量如果是8万吨,还有三倍空间,出厂价从819如果提到1650的话(他强调1650是非常保守的估计),那么还有一倍,那么二三得六是吧?今年如果它的净利润是250亿的话,乘以6就是1500亿,给它10倍市盈率的话就1.5万亿,你给它20倍的话就3万亿,你给他30倍的话就4.5万亿市值。”

茅台2017年11月初的市值约为8000亿。

“所以你说有没有泡沫?它肯定是没有泡沫的。”但斌斩钉截铁。



“茅台就不该上市”



今年年初,但斌去贵州考察。他问茅台管理层,生肖酒很成功,会不会出春夏秋冬四季酒?茅台领导说,准备出百家姓酒。

但斌看了看我说:“比如小李,就给你出个李氏茅台。那好了就出20吨,那1600一瓶大家都抢,这个就是品牌厉害。那五粮液出百家姓酒,有人要吗?”

他又拿美国的烟草制造商Philp Morris和茅台作比:“上瘾的东西都是很好的。酒,烟……游戏也是一样的道理。你看腾讯的王者荣耀,一款游戏赚几百亿。”

茅台属于酱香型酒,越放越好喝,在但斌眼里是“越放越值钱”的硬通货。

“比如1951年的一瓶酒是一块两毛八,现在拍卖价,有人说200万,有人说500万,我今天看了,马年羊年酒已经13000了,也就是四年的时间,赚了12倍。鸡年还没过完,鸡年茅台价格已经翻一倍了。它比炒房子还好。”

2008年全球经融危机,茅台从高位228多跌到最低谷的80元左右,但斌怀着“好企业能穿越周期”的理念,顶着压力、满仓坚守。

他的私募基金管理规模从2007年的32亿,到2008年底缩成8个亿。其中一只公开基金产品的单位净值从高峰时的2.0266元最低跌至0.6136元。

2013年,在三公消费政策变化的压力和塑化剂事件影响下,白酒行业持续低迷,茅台年底跌到了118元以下,跌幅达60%。

这次但斌还是捏着茅台,坚决不卖。虽然其它股票的收益弥补了茅台的损失,但基金当年收益为负2%到3%。他形容自己的心情“就好像共产党员为信仰而坚持不怕牺牲一样,并不痛苦”。

扛下这两次的极端市场行情,但斌开始反思。

他承认2007年茅台存在阶段性高估。“当时茅台动态市盈率到了101倍,静态是73倍,市盈率太高,你的利润可能就透支了。”

2014年之后,公司从专户向渠道化发展,不少产品有了止损位的限制,这也让但斌重新考虑如何应对系统性风险。“遇到系统性风险,还是要卖,否则以后涨得再好(也)跟你没关系了。”

2015年中国A股出现极端行情,但斌在220元左右,卖掉了茅台90%的仓位。

这一操作曾引来不少外界的质疑。

2016年,但斌判断危机差不多过去了。他在270左右的位置把茅台买了回来。

“如果能够更低的价格买回来当然好了。但是我们避过了大的风险。”

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,以及正在发生的消费升级支撑着但斌对茅台的长期乐观。

“涪林榨菜(002507.SZ)今年涨得比茅台还多,一块钱的榨菜都没人买,但是五块钱那个脆皮那卖得很快,为什么?那就是生活水平提高了。包括伊利、蒙牛都是一样的道理,酸奶最贵,为什么大家去喝酸奶。有钱了,要喝好东西。”

截至2017年10月,但斌管理基金与专户共60多亿,茅台占持仓的50%。他不使用杠杆。

但斌说:“茅台实际上不应该上市,上市就给大家创造财富。”



用生命换财富



2015年在220元卖掉茅台后,出于对人民币贬值的顾虑,但斌把部分资金用QDII的渠道换成美元,参与海外公司私有化的投资。

他选择了四家董事会通过私有化决议的公司。本来盘算好了,此次套利至少有个10%到15%的收益。

然而事与愿违,2016年6月,证监会收紧了私有化回归的条件,受此影响,这几只股票大幅下挫,对他的基金净值造成负面影响。

“我每次投机都亏钱,从企业出发,一般就没什么大问题。”但斌说。

在2007年出版的投资札记《时间的玫瑰》一书里,但斌仔细阐述过自己的投资理念:选最好的企业投资。“稳定的经营历史”、“高度的竞争壁垒”、“诚信的管理层”,都是他重要的考核标准。

但斌现在持有茅台、腾讯、Facebook、亚马逊、谷歌、苹果、微软、英伟达等多家公司。“在中国我们就买中国最好的公司,在美国我们就买美国最好的公司。”

今年不管是A股、港股还是美股,但斌的收益都不错,他认定这是自己“理念的胜利”。

投机客从跟市场其他玩家的博弈中赚钱,玩的是零和游戏。价值投资者则寻求从企业的成长中分一杯羹。在但斌看来就是“用生命换财富”的游戏。

他以茅台为例,如果到2019年茅台产生347亿净利润的话,跟上市时比就涨了一百倍。“国家赢、企业员工、投资人、所有人都赢了,只有零和博弈做短线的人有可能输。”

今年截至10月底,但斌的36只基金平均回报60%左右。他形容自己像巴菲特一样,每天“跳着踢踏舞上班”。

“像今年我们赚这么多钱,我怎么可能会痛苦呢?”



追求长期优化



但斌出生于1967年。他1990年从河南大学体育专业毕业,曾经在开封化肥厂供水车间当钳工。

1992年,但斌在深圳初涉投资,操着台湾版的乾龙软件炒股。 他曾在7个月内帮朋友把50万的本金炒到了70万,初次尝到炒股的甜头。然而没多久,他就把250万的股本金亏了一半。

1995年,但斌做多国债期货,遇上万国证券总裁管金生砸盘的“327事件”,把之前做多赚的钱,全部吐了回去。

但斌曾坚持技术投资、笃信 “波浪原理”,并认为其能“预先揭示出与下一个时期社会进步或退步有关的重要因素”。在栽了无数跟头,交足学费后,他最终选择了价值投资的路。

回顾历史,但斌说一个人选择什么样的投资方法,完全是基于本性。而价值投资者要长期坚持,内心必然充满对社会和人性的长期乐观。

“你要相信一个国家、社会长期看来是往好的方向发展。如果你是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,或者怀疑主义者的话,这个东西很难坚持。”

同样的哲学也适用于对企业的思考。“腾讯、茅台、亚马逊、这些公司都有负面的信息。但它到底是主要因素还是次要因素,你怎么从正面去理解它,要不一个负面东西把你影响了,就卖掉了。”

在投资的派别里,但斌形容自己是龟兔赛跑比赛里的乌龟,靠的是大智若愚,追求“长期优化”。

“太多的聪明人集中追逐短期的最优化,比如涨停板。但短期的最优化不见得是长期的最优化,每一天茅台都不是涨最多的。但是你拉长岁月,它就展示出它的魅力。”



投资不可能是集体意识



但斌的私募基金现在有26位同事,其中负责投资的有三位。

公司旗下共36只基金,35只都是但斌自己在管,策略是“完全复制”。

今年表现最好的一只基金90%多的收益。他解释说:“这个基金比较特殊,没个股持仓比例限制,我就买了茅台和一点中国平安。”

投资就像打仗,很多战略机遇转瞬即逝。但斌感觉真正遇到“人生能有几回搏”的时候,要做决定,还是需要个人的经验和魄力。

“你需要很谦逊,多听意见,但是也要有魄力,要坚持,需要去做一些很重大的决策。”

这样的重大决策包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他对茅台的坚持,以及2015他的战略性撤退。

今年中印边界关系紧张时,但斌拍板卖掉了除了腾讯和茅台以外的所有国内持仓的股票:“我们就怕万一,他要是扔导弹,不是扔石头,对市场冲击就会很大,是吧?”

他认为基金有自己的运作规律,和巴菲特运作方式不一样。因此只有避免系统性的危机,才能够稳稳地往前走。

在《时间的玫瑰》一书中,但斌写道,巴菲特之所以伟大,“不在于他75岁的时候拥有了450亿的财富”,而在于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想明白了很深邃的道理,然后用余生岁月来坚守。

“我个人认为他是先有理念再有钱的,或者是在早期摸索当中很快悟到了。”

但斌说自己“资质愚笨”,短期优化和长期优化的取舍问题,他花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。

在他看来,很多高学历的聪明人,不管是在人生还是投资上,都花了太多精力去追求短期的优化。

“就好像我刚来深圳的时候,我去读人大的研究生,短期并不是最优选择,后来进了研究所,我天天加班也不是最优选择。”他又提起一起跟他高考、考上北大的同学,这也是当时高考生的最优化。

“(河大跟北大)差异很大是吧,但如果这个上北大就打牌喝酒,谈朋友,毕业以后找个好工作,一生也就这么过去了是吧。但我呢,就不断持续努力,到未来,就变成最优选择了。”



辉煌十年


此刻坐在我对面的但斌没有什么精英气和大牌范。他说自己是个“普通人”。虽然早已财务自由,还是过着简单的生活,常常坐地铁、公交出门。

一次太太给他买了条“有H的皮带”,一拍照,朋友指出,他才知道这是恒大集团董事总许家印戴的爱马仕。他吓得赶紧去买了很普通的皮带,爱马仕的皮带“再也不戴了”。

还有一次但斌穿着运动鞋参加路演,看到大家都西装革履,他去超市买了一双“亮亮的皮鞋”。超市里的黑皮鞋没有合脚的,只有亮亮的那种合脚。

虽然很早就预测了中国核心城市房地产价格很可能会世界第一,但斌并没有炒房,购房仅限自住,因为“买股票的回报比房子要高得多”。

他告诉我,他把所有家产都放在自己基金里。

进入知天命之年的但斌过着非常自律的生活。他坚持每天都跑10公里,参加过三次马拉松;他“非常非常努力”地工作、学习,观察不同国家的经济社会现象,“24小时都在思考”。

这些观察和思考大部分被他录入微博。从2017年1月1日到2017年11月4日,但斌一共发了19951条微博,平均每天66条。从2009年开博算起,他一共发了将近15万条微博。绝大部分是关于投资和跑步。他说自己儿时就有写日记的习惯,现在的博客和微博,是写给自己的另一种形式的日记和剪报。

在离满50岁还差几个月时,体重84公斤的但斌下定决心减肥。他不吃米和面,每天早上吃一个鸡蛋和一小碗牛蹄筋。中午和晚上只吃青菜和沙拉,饿的时候吃一点粗粮。如果晚上要请客吃饭,他就自带一小盒沙拉,连沙拉酱都不要。看着朋友大啖美食,他心无旁骛地“啃草”。

42天之后,但斌的体重降到了68公斤,血压从高位恢复到了年轻时候的60/120。

在投资路上,但斌现在越走越稳。他坚信,勤劳、好学、“把赚钱当成一种信仰”的14亿中国人遇上和平的年代,创造财富的能力将是惊人的,而中国未来十年将是非常辉煌的十年。

他计划再努力工作20年。“如果能活到一百岁的话,就再干50年。”


关键词:

但斌:"每天长跑10公里",期待再干50年!:目前有0 条留言

发表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