量子操盘训练系统作者官方博客(在市场中,我们永远都是小学生,必须时刻保持敬畏之心)

房东惨遭灭门,贫穷会释放你无法想象的戾气


  撰文丨墨黑纸白


  纸白君的文字,确凿是以批判“特产们”为主的,但也是希望无、低产阶层同胞们,能够不以家庭崩盘为代价,去做一些伤害他人,导致社会后退的事,虽然纸白君知道这很难,但毕竟以死相拼,也是没有未来可言的。


  有可能的话,尽量不要让无恒心的人越来越多


  古人云:无恒产者无恒心。即,古代除了帝王驭民之术,盛世只有解决民生凋敝一件事可以让这个王朝拥有更多的年限。周星驰的一个电影里,纸白君记得分明,蛮夷清的一个皇帝对乞丐之王的苏乞儿说:“你丐帮几千万人,一日不解散,让朕心何安?”


  听“特产们”的话语,似乎也是颇有道理的,但总是会存在有逻辑缺陷,即,罪过都是贫苦人家的,过得好不好只跟个人的努力有关系,自己能力不行还不能去当乞丐,这是丢人且对“郑权”不稳定的事。


  正是因为这样的逻辑缺陷,加上某些“油腻中年半元”的歌功颂德,让“特产们”又陷入被万寿无疆的虚幻之中,于是与无、低产的相互鄙夷中,展开了千百年来没有消停过的厮杀,人们不再关注如何幸福的生活,而是关注如何比大多数人有权力的日子……


  周星驰扮演的苏乞儿对那个蛮夷清皇帝说:“丐帮有多少弟子,不是由我决定,而是由你决定的!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,使得国泰民安,鬼才愿意当乞丐呢?”当然,蛮夷清的皇帝是不会把这段话当回事的,只是想让苏乞儿给自己一个皇帝面子而已。


  所以,连皇帝老儿都做不到英明神武,我们现在也不用自我感觉太好,相对而言,做乞丐还算好的了,至少不是靠侵犯他人性命来过活,没必要鄙视做乞丐的,当然现在异化的“丐骗”还是要鄙视下的。


  什么样的盘算,才会让房主没见兔子就撒鹰?


  相对于青岛那家杀房东一家的人来说,无、低产的可怕之处,就显得尤为狰狞可怖了,纸白君不知道“特产们”怕不怕,但纸白君相信,很多有产的人看了这个新闻,一定是被吓得不要不要的。


  未来租房市场一定也会出现很多的忧虑感,可能更多的是选择卖方,而不会选择对外出租,当然,一线城市除外,毕竟一线城市租房要比卖方所获取的利益实惠得多,再加上一线有产者比二三四五线无、低产者相对而言多了一份恒心,虽然素质并不一定高多少,但有恒心总是具备一定安全性的。


  在该新闻中,确实有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,按说青岛是一个旅游城市,大虾之恶名抛开的情况下,它的经济还是应该不错的才对,但这个案例中,却让人们匪夷所思。


  首先新闻中说租房的一家未交18000万的房租,纸白君以为应该是年房租的数量,分化到每个月应当是1500元,那么押金至少也应该是1500元,但这家租客只给了1000元的定金,连押金都没有的情况下,房东却让他们一家住进来了,不仅住进来了,还住了一个月没给任何房租?


  按照市场规律来说,是完全不符合逻辑的,即便按照纸白君所生活的五线不入流的小城市来说,租房至少也要先拿出三个月的房租+一个月的押金,没有所谓的定金之说,如果想租一个月一交的,那么只能去城中村的小单间玩闹了。


  青岛这家租客不仅违背了市场规律,同时也完全没有按照租赁市场的基本模式,真的是这家租客很善良所致吗?纸白君料想,大约是以为这家人是韩国人吧?毕竟韩语应该说的也挺溜的。


  在以为是韩国人的基础上,许是有可能无所谓其他,而更在乎18000的房租能够一次性给到位(假设当初租房时,一家说的是一把给年租),才会这么做的。如果并非如此,那真的说明青岛的经济差得不能再差了,连租房市场已经到了不给钱都租的时代了。


  无恒心者,一旦谋定穷途,末路不只是他们自己


  然后我们再看一家为什么如此凶残?为什么说汉族是全世界最善良的民族?因为只要不是你把他逼到不能活的地步,是绝对不会破釜沉舟,以死相拼的,但人就比较彪悍了,房东一家一个个被杀戮,连孩童都不放过,绝对是精密的谋划,而不是临时起意。


  包括骗取房东一方的信任,应该都是有着前提预谋的,我们以为贫穷的人是更好被欺负的,但贫穷的人也最容易完全释放戾气的,俗话说: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”也就提醒我们,千万不要让人们都沦为无、低产者,这对我们的社会,对有产的,包括对“特产们”都不是一个好的消息。


  有人总结说:“买不起房,也租不起了,带房东一起走。”纸白君不认同这样的说辞,但就目前的经济走势来看,这个总结并不为过,虽然我们已经开始推广公租屋、经济适用房,但很明显只是便宜了关系户,而没有惠及到真正的需求者,纸白君不鼓励戾气爆发,但也希望社会的脚步不要太慢于无、低产者。


  还有人总结说:“哪个民族都不是全为好人。大家同仇敌忾,共同打击犯罪。”这个总结貌似很正能量,但明显太过狭隘了,自己都当起上文那个皇帝老儿的角色了,把罪过只推给凶残者一方,却不思量为什么他们会如此凶残,于问题的解决无意义,只能增添更多的凶残者和被侵犯者。


  有很多话,纸白君已经不能再说了,并不是说不出这件悲惨事件的根源,所以在这样的悲惨事件并非第一起,也并非最后一起,我们可能只能提醒自己无论做什么事,都要倍加小心,但在改变上可能是无能为力的。


  我们即便要求,对这一家凶残者刑以凌迟的酷刑,怕也不能很好的解决低、无产与有产甚至是“特产们”之间的矛盾,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,有评论者评论说:“下一个花落谁家?”


  纸白君相信这个评论者并非因为悲观而如此质问,纸白君更相信的是,我们都不得不选择沉默或者无视,来面对此类事件,从幻想中想象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,或者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,然后让问题继续下去,等待着下一个花落谁家。


  至于究竟花落谁家?普通人逃不了,有产者逃不了,“特产们”怕也是逃不了,既然结果是这样的,其实还不如我们共同思考,共同努力,来解决这些不可忽视的社会矛盾,尤其是“以房养老”的时代又快来临,壮年尚且落得如此,那个时候年迈的人们,又如何自保?


  结语


  纸白君还可以正能量的把此案例列为个例,但是否真的如此?纸白君不敢妄言,被自愿的事情太多了,包括必须被正能量,所以在听人们自我宽慰说:“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”时,也不能忽视了“贫穷还会释放很多你想象不到的戾气”。


关键词:

房东惨遭灭门,贫穷会释放你无法想象的戾气:目前有0 条留言

发表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