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旅途 一硕科技CEO的树洞

第2篇

    日本鬼子最先侵入安丘县城,是在1938年的1月13日,当时有10余人,当天返回潍县城。1月21日第二次侵入安丘城,约有140人左右的一个中队,3月撤走。5月4日,鬼子约一个中队第三次侵入县城,只住了一夜。8月1日,趣方协率一个日军中队第四次侵占县城,并驻守安丘10个月。也就是说趣方协为侵占并较长时期驻扎安丘的第一任最高指挥官,之后才是高梨接任中队长。

  日本鬼子起初是将大本营设在了张家巷子,挂所谓的“大日本北支派遣军驻安司令部”的牌子,带着“宣抚班”,打着安抚百姓、宣传“中日亲善”的幌子四处活动,后建立了“安丘县公署”、“**局”、“新民会”、“调办所”等伪军组织。一年后高梨中队调走,高岛中队接防,并将大本营迁到城隍庙,高岛驻守安丘5年多,至日寇投降。日本鬼子侵入安丘后,除在县城建立大本营外,又先后在景芝、担山等较大村镇及交通要道上建立了据点和炮楼。每个据点驻守日伪军20人左右。1945年8月,日本投降后,住安丘的鬼子随之投降撤走。

  在安丘,日军中队长高岛手下有两个杀人魔王:小笠原(少尉,领衔特务处)和麻田(中士,司职情报处),还有石丸,是指挥**局的,用的刀叫指挥刀,佩勃朗宁手枪,后来当了宪兵队长,以后是梅原指导官。汉奸武装的大事小事都是鬼子说了算。麻田杀人用的战刀常炫耀是世袭的,鬼子抓人后关在想站站不起来的那种铁笼子里,审问后随便杀掉,被害者遗体多被填进鬼子住处的地洞内,解放后挖出的累累白骨就是铁证。

  安丘县的汉奸武装主要是保安大队谭培东部,下设3个中队,共230人,轻机枪3挺。一中队中队长高福亭,80人,轻机枪一挺,驻安丘城南门里路南;二中队中队长韩文祥,80人,驻安丘城东门;三中队中队长吴保玉,70人,轻机枪2挺,驻安丘城北门里路东县府内。当年的安丘城南东北三个城门,头3年是日本鬼子站岗,后4年才是汉奸站的,当年的安丘城里人中,流传着“中国人,真无用,身上带着个良民证,见了鬼子撅撅腚。”的顺口溜。安丘1361年建的内(里)城,外围城是1862年,城门是“里四外八”。 读者可能会问为啥只开南东北三个城门,应该是西门外道路不同的问题吧,历史上还有一个传说,安丘内城西门不开,是因为有一蝎子精挡道,啥时能开,要等到一个姓鸡的县大老爷来。

  其它汉奸组织或汉奸武装的情况是,新民会也有武装,叫突击队,队长是顾茂亭,有40多人,存在了二三年时间,多下乡从事所谓的中日亲善的宣传和搜集情报信息等。伪县长是警备队大队长,日本指导官握有实权,两个翻译官,一是认贼作父、非常坏的曹德三,后来死在监狱里。另一个是杜介甫。便衣队曹德三,新民会的会长是于凤鸣,次长是日本人叫安平。日伪时期的安丘县长后来都是判了刑,1938年后的伪县长有李清云,1939年是徐观晸,1942年是姓魏的,1944年是郑吟谢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在日本鬼子残酷统治安丘的7年时间里,有4500余名**志士和群众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之下,杀人手段有枪杀、活埋、刀穿,剖腹挖心,铡刀铡,狼狗咬,火油烧等20多种,全县人民房屋被毁4500多间,被逼下关东流落他乡的4000多户,抢走的衣物、牲口不计其数。

 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,同年鬼子就侵占了潍县,1938年就来安丘骚扰,先后在安丘修筑据点十多处,控制全县六大区。在修筑临朐大关据点时,向原安丘南逯乡的十多个村庄抓民工千余人,不管严冬酷暑,不顾民工死活,昼夜都有人死于皮鞭下。1942年鬼子进行大扫荡,在追剿国民党51军时,来到安丘五区南逯村,杀人放火,奸淫侮辱妇女,残忍杀害张念台、张念宗(在马朗沟据点被活活刺死)以及住在南逯的省立第八联合中学的老教师周丹忱等10多人,烧毁校舍100多间,村中牛羊猪驴全被抢光。

  官庄镇白石岭据点的鬼子是特别的坏,牟山据点的鬼子更是常常拿中国人的命当儿戏,看到过路行人那个不顺眼,当活靶子随时开枪。附近村民有谚:“牟山据点跑楼上,鬼子端枪四处望,行人有事由此过,恰似走进景阳冈。”

  1944年,日本鬼子在安丘东乡担山据点里养着一只大狼狗,常跑出来伤人,担山村曹某十分生气,偷偷用药将狗毒死,鬼子暴跳如雷,后由汉奸报信,知道系曹某所为,将其绑去吊在树上活活打死,强迫伪乡长、村长为狗出殡,人人头上扎白布为狗戴孝,在狗坟前立 “皇军之犬,岳飞之墓” 牌,以侮辱我们中国人。


作者:admin 分类:人在旅途 浏览:66 评论:0
留言列表
发表评论
来宾的头像